首页 电影 连续剧 综艺 动漫 资讯 排行

皇叔适可而止 第一季

《皇叔适可而止 第一季》 - 皇叔适可而止第一季

到了及笄之年,该出嫁的嫡公主孟玉珥,却一连克死了四个准驸马!不仅纳夫之路如此坎坷,还被卷入惊天谜案。九王爷希白川征战归来,出现了神秘的血雨腥风,掀起埋藏已久的前尘波澜,冥冥之中他与公主殿下的关系也日渐暧昧起来。一桩柱神秘离奇的案件背后,拉扯出了一段段不为人知的过往。尘封的迷雾终将散去,一切的未知,前尘今朝的羁绊,不为人知的暗涌,远方良人竟是那个曾经“不靠谱不着调“的九皇叔。

热播国产剧

热门推荐

“今晚留下来好不好?” 这话真得很让人心动,凤轻尘张口就想说好,但是…… 凤轻尘想到后天的手术,默默地望天。 九皇叔可不是什么善良之辈,他肯定会把自己吃地连渣都不剩,到时候她还有力气握手术刀吗? 留不留宿不是重点,重点是留宿后会引发的一系列事情,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,要认真思考 九皇叔也不着急,美人在怀,他还需要急什么,既然入了九王府的门,想要再出去,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 时间悄然流逝,书房门窗紧闭本就暗,这伙更是有夜幕降临的感觉,九皇叔见凤轻尘迟迟没有回答,便又说了一句:“要么你留下来,要么本王送你回去。” 低沉的声音,略有几分沙哑,隐含丝丝`情.欲,凤轻尘知道自己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喂饱九皇叔,不然这个男人肯定不会收手。 “我后天有手术,呃,就是医治云潇,预计要站十个小时以上。”凤轻尘没有拒绝也没有同意,将难题丢给九皇叔。 你忍心看我累着吗? “本王只谈今天的事。”九皇叔更坏心,含.住凤轻尘的耳.垂,轻轻地咬了一下,他知道这处是凤轻尘的敏感点。 果然,凤轻尘嘤咛了一声:“别乱来。” “本王从不乱来。”九皇叔从善如流,松开凤轻尘,抱着凤轻尘站了起来:“时辰不早了,有什么事,我们吃完晚膳再说。” 凤轻尘双.腿落地,有些不适,要不是九皇叔还搂着她,说不定双脚一软就摔倒了。 呃……在九王府吃完饭,她还能走吗?可她此时能拒绝吗? 凤轻尘哀怨地看向九皇叔,以眼神控诉道:你太不体贴了。 九皇叔假装没有看到,握着凤轻尘的手往外走。 他从来不是一个体贴的人,更不会为了让别人好过而委屈自己,所以,凤轻尘只好委屈一下,迁就他了。 如凤轻尘所想的那般,吃了九王府的饭,就别想轻易地走。 用完晚膳后,九皇叔独自散步去了,留下凤轻尘一个人,凤轻尘正准备借机溜走,却被管家给缠住了,然后…… 在侍女的带领下,沐浴更衣,准备睡觉。 侍女本想带凤轻尘去温泉,凤轻尘虽然很怀念那温泉的滋味,可不想和九皇叔在温泉荒唐一夜,硬是忍住了。 侍女带凤轻尘去的院子,就是凤轻尘以往在九王府经常住的那间,以前凤轻尘不知,后来才晓得,她住的是九皇叔的卧室。 当然,凤轻尘就算知道了,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她的房间也分了一半给九皇叔,九皇叔的房间分她一半,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。 和往常一样,侍女将凤轻尘送到院门口便不敢再进去,凤轻尘知道九皇叔不允许女子接近他的住处,也就不在意,径直进去,独自沐浴。 拖着湿湿的长发从浴.室走了出来,室内一个下人都没有,习惯有下人服侍的凤轻尘不得不自己拿起干毛巾,将长发绞干。 绞发是个技术活,也是个力气活,太久没做的凤轻尘,花了好半天的时间才把头发绞干,正准备上床睡觉时,九皇叔一身清爽的走了进来。 看到披着长发,一身素衣凤轻尘,在房间等他回来的凤轻尘,九皇叔面色柔和了许多,步子也轻快了不少。 回到房间,面对的是活生生的佳人,而不是冷冰冰的空气,那种感觉真好<a href="http://xs.com/19813/" target="_blank">帝君</a>。 “本王还以为你回去了。”九皇叔这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。 凤轻尘也不是个好欺负的,张口就道:“我正准备回去,九皇叔要不要送我一程。” 呃……九皇叔被堵的无话可说,只得将人拦腰抱住了:“天黑路上危险。” “有九皇叔在,我不怕。”凤轻尘背对着九皇叔,九皇叔看不到她脸上的笑。 “你不怕本王怕。”九皇叔的唇,落在凤轻尘的颈脖间,凤轻尘一边笑着闪躲,一边问道:“堂堂九皇叔,你怕什么?” “本王怕黑……” 九皇叔抱着凤轻尘,大手滑入凤轻尘的衣服内了:“本王怕黑,留下来,陪本王。” “不要……” “不要不行……” 九皇叔将凤轻尘打横抱起,大步朝大床走去,凤轻尘双手环在九皇叔的脖子上,当九皇叔将凤轻尘平放在床.上时,凤轻尘轻轻一带,九皇叔就顺势覆在凤轻尘身上。 凤轻尘用力亲了九皇叔一下,非常大`爷的道:“今天要好好服侍本姑娘。” “夫人莫急,本王一定服侍好夫人。”九皇叔万分配合,唇落在凤轻尘嫣红的双.唇上。 “谁急了?”凤轻尘却不干了,扭着身子想要推开九皇叔,可身子被九皇叔压着,根本无法动弹,凤轻尘恼怒,抬腿一踢,却被九皇叔的双.腿夹住。 “好好好,夫人不急,是本王急。夫人你别急,你急本王也急。”九皇叔相当无耻,夹住凤轻尘的小.腿,在凤轻尘的身上缓慢的起伏,没多久凤轻尘脸上又染上一层红晕。 “无耻。”凤轻尘也撒不出气,只能愤愤地道。 凤轻尘明白,在这种事情上,她就是放得再开,也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。 “夫人说得是,本王确实要无耻一点,不然对不起夫人的评价。”九皇叔相当无耻的伸手,三两下就将凤轻尘身上衣服给剥了干净,只留下遮住私.处的小布料。 “夫人,**苦短,本王知道你心急,本王定不会让夫人失望。”九皇叔的手停在凤轻尘的私.处,想也不想就伸手将那处握住,隔着衣料有节奏的来回摩挲。 “啊!”凤轻尘惊叫一声,刚刚踢九皇叔的左腿,正架在九皇叔的脖子上,凤轻尘双手一撑,支起了上半身,看着埋头在自己小腹处九皇叔连声求饶。 她没想到,九皇叔一来就这么激烈,往日不都是慢慢来的嘛,今天这是怎么了…… “夫人莫急。”九皇叔果断地将无耻发挥到极致,果断的放过凤轻尘,欺身上前,握住凤轻尘的双手,让凤轻尘攀在他的身上。 “夫人要是急了,就替本王把这衣衫脱了。” “我没急。”凤轻尘气恼,她真得没急,九皇叔不可以这么诬赖她。 “本王说错了,夫人从来不急,急得是本王。”凤轻尘气急败坏的样子,让九皇叔心头一热,下腹更是肿.胀的难受,恨不得现在就进入凤轻尘的体内,在她的体.内释.放自己的欲.望……



请古文翻译高手帮忙翻译一下这段文字。

赵普独自担任宰相共十年,刚毅果断,把天下事作为自己应尽的职责。(赵普)曾经想要封授某人官职,皇帝没答应;第二天,(赵普)又上奏皇帝,(皇帝)又没答应;又过了一天,(赵普)再次上奏皇帝。皇帝大怒,撕裂他的奏章将其丢在地上,赵普神情不变,慢慢拾起奏章归家,将其修补,又如当初一样上奏。皇帝省悟,终于同意了他的奏请。后来(被赵普推荐的人)果然凭借称职而闻名。又有一位建立了功业应当升官的人,因皇帝向来厌恶他,不授予他应得的官职。赵普极力请求授予,皇帝大怒道:"朕就是不给他升官,你怎么办?"赵普说:"刑法是用来惩罚有罪之人的,赏赐是用来酬报有功之臣的。惩处赏赐是国家的惩处和赏赐,不是陛下一人的惩处和赏赐,难道能够因个人的喜怒而独断吗?"皇帝听不进去,起身离开,赵普紧跟着。皇帝入宫后,赵普站在宫门外,很久没有离去,皇帝最终听从了他的请求。 一天,(皇帝)举行盛宴,一场大雨突然袭来,很久未停。皇帝的怒气表露在脸上,左右大臣都十分震惊害怕,赵普乘机对皇帝说:"皇宫外面的老百姓正渴盼雨水,这场大雨对您的盛宴有什么妨害呢!不过沾湿一下幕帐和乐工的衣饰罢了。百姓盼到了雨水,个个喜笑颜开,奏乐庆祝。正处在这个欢乐的时刻,我等请求乐官(就)在雨中献技。"皇帝非常高兴,宴会圆满结束。赵普就是像这样随机应变,能使皇帝回心转意的。(赵普)一直将一个大瓦壶放在议事厅内,朝迁内外的奏疏,赵普心里不想施行(办理)的,一定将它们放入壶中,捆些乱麻点火将其烧毁。赵普(他)遭到世人许多毁谤和责怪,大概就是因为这个缘故。 赵普调出京师镇守地方后,上书皇帝道:"朝廷外面的人说我轻易地谈论皇叔 开封尹,皇叔是个忠孝两全的人,怎么能够离间他和圣上的关系呢?况且(正值)昭宪皇太后重病之际,我实在是想事先得知天子遗诏。了解我的人是圣上,请圣上明鉴!"皇帝新手封存了他的信,把它藏在金柜里。 九月,吏部侍郎兼参知政事吕余庆因病请求辞职:丁卯日,(皇帝)免除吕余庆吏部侍郎兼参兼政事的官职,让其任尚书左丞。吕余庆是帝霸府的幕僚,赵普、李处耘都在先前被皇帝起用,吕余庆坦然面对,不把此事放在心里。李处耘遭罪时,吕余庆正在江陵任知州,他回到朝廷时,皇帝详细向他询问处置李处耘一事,吕余庆用(恰当的)道理加以解释。等到赵普抵触圣意,左右大臣争相倾轧他,唯独吕余庆为他说明辨白,皇帝(想惩处赵普)的心思(才)稍微缓解。时人称吕余庆为谨厚者。